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服务热线
13691643133
联系我们
深圳万科【摇控】牌具娱乐有限公司
联系人:易经理
电话:13691643133
QQ:149990917
微信:13691643133
地址:深圳市龙华新区龙华汽车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火车站骗子“上班”讨路费 “下班”闲来打麻将

人气:240 次 时间:2017/4/6 14:49:01 【

记者暗访发现,他们讨钱后聚在一起打80元封顶的“大麻将”,并非真的有困难,缺少路费回家。

“你好,我是原粮食局局长,她是财务主任,能借10元钱坐车去机场吗”“我被儿子抛弃在这了,只差10元就能去火车站回家了”……

每天上午,一群人衣着光鲜地准时进入金沙车站的旅客通道,以这些理由向过往旅客讨要小额钱财。有热心读者向成都商报报料,他们是一群专门以此博取旅客善心骗取钱财的职业要钱人。有知情人称,他们中“时间干得长的人还买了房”。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对此事进行暗访调查,揭开了这群人背后的秘密……

记者暗访

通道里的遭遇 他们讨“小钱” 地点:金沙车站

老头自称包丢了 向人讨路费

“我几十岁了,不可能为10元钱骗你。”说罢,老头摸出一个工作证,指着中年妇女说,她是财务主任,自己是原粮食局局长,都是有身份的人。“要不,我帮你打110寻求帮助。”记者说,但两人立即表示,机票已有人预订好了,他们只需前往机场的路费。

按照读者的指点,3月1日,记者来到金沙车站公交车下客处的通道,“这里人流量大,那些骗子大多在此活动”。

上午11时左右,通道里的旅客熙来攘往,一位背着包的小伙子突然停下和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聊了两句,很快摸出20元现金。随后,小伙继续赶路,老头则继续在通道里转悠。老头戴着银色框架眼镜,格子衬衫,灰色棉毛衫,外套一件黑色皮衣,左手处还挂着件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呢子大衣。

成都商报记者以旅客身份进入通道,向老头走去。“小伙子,你是四川人吗?有个事不好意思说。”老头向记者说道,他一口普通话,彬彬有礼,左手上的金戒指很闪眼。老头自称是河北邯郸市粮食局的,路过成都办事,包丢了,需要10元钱坐车去机场。这时,旁边又出现一个圆脸中年妇女,穿着深色大衣,戴着绿色围巾。见记者摸出10元钱,一脸犹豫,老头顿时有些激动,“本来丢不起这个人,如果距离近,我们两人就自己走路过去了,我几十岁,不可能为这10元钱骗你。”说罢,他摸出一个红色外壳的工作证,指着中年妇女说,她是财务主任,自己是原粮食局局长,都是有身份的人。“要不,我帮你打110寻求帮助。”记者好心地说,但两人立即表示,机票已经有人预订好了,他们只需前往机场的路费。“你留个电话,等会我就充话费还给你。”

这时,不远处多了几名看热闹的人,见记者仍有些疑心,其中一名穿灰色西装的男子上前一把攀住记者肩膀往外走,边走边“热心”地叮嘱记者:“这里摸包包的多,你不要在这里停留,小心被摸了。10元钱上什么当,一包烟钱,小兄弟,咋像个女娃娃一样哦。”

他们衣冠楚楚 两三人一组

“我就是需要点路费,我要是骗了你,我不得好死。”老妇人的一番话打动了男子,她很快就拿到10元路费,千恩万谢地离开。

10多分钟后,一年轻男子挎着皮包刚下车,一名操着外地口音、衣着整齐的老妇人出现在他面前,她一头银发,颤颤巍巍地说,她儿子在成都工作,她从外地来成都看儿子,结果儿子觉得她老,照顾起来麻烦,竟把她抛弃在金沙车站,神态甚是可怜。“我刚问了一个人,他说坐69路能到火车站,我就是需要点路费,我要是骗了你,我不得好死。”老妇人的一番话打动了男子,她很快就拿到10元路费,千恩万谢地离开。“谢谢,你真是一个好心的年轻人。”这名老妇人与之前的老头要钱的说法很相似,只不过一个是去机场,一个是去火车站。

接近中午,越来越多的外地口音的人出现在通道里。一般男女搭配两三人一组,他们表面上衣冠楚楚,彬彬有礼,但过往旅客几乎都被他们筛了一遍,不时有旅客掏钱给他们。几名旅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方说法大同小异,都是声称自己有困难,需要小额路费,不是去机场就是火车站。

一会儿,这伙人三三两两邀约着走向车站旁边的商业区,大多吃着面条。吃完午饭后,这群人又走进车站通道开始“上班”。这时,人群中赫然出现了之前那名身穿灰西装叮嘱记者的男子。他夹着一个包和一名妇女搭档从一名旅客手中接过10元钱。原来,他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

根据成都商报记者的观察,这些人大多以临时遭遇困难的相似理由,向市民讨要一二十元路费等小额钱财。

读者报料

小巷里的秘密 他们打“大牌” 地点:五块石立交桥附近一小巷

本月初,有热心读者打进成都商报热线反映,金沙车站有一群人每天以各种理由骗取过路旅客的爱心,讨要钱财。他们人数不少,打扮入时,一改传统乞讨方式,每笔金额都不大。成都商报记者立即出动进行调查。

老头自称“都知道我是要钱的”

“你怎么没走?”面对记者的质问,老头说:“我在这里十多年了,都知道我是要钱的,10块钱算什么嘛。”

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这群人陆续散去,相继坐上了69路公交车,成都商报记者也坐上了其中一辆69路公交车,穿灰色西装的男子及其女搭档就在记者坐的这辆车上。当公交车行驶到二环路火车站附近时,两人突然下车,朝着五块石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小心地回头张望。穿过五块石立交桥后,两人突然消失不见。

第二天上午11时许,那名穿皮衣的“局长”又出现在旅客通道。成都商报记者上前质问他:“你怎么没走?”没想到,老头居然耍起了无赖,说道:“我在这里十多年了,都知道我是要钱的,10块钱算什么嘛。”随后,他转身迅速离去。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再次锁定一辆69路公交车。和前一天一样,这群人依旧在五块石立交桥附近下车。

经过多日调查,成都商报记者发现这伙人下车后几乎都走进了立交桥左边的一条小巷子。

小巷子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相聚打麻将 10元起和80元封顶

正在麻将桌上酣战的人,都是在车站旅客通道里向旅客要钱的“熟面孔”。此时,他们正有说有笑地打着麻将,规格是10元起和,80元封顶。

3月6日下午4时许,成都商报记者决定进入小巷深入调查。这是一片比较老的建筑区,巷子两边是两三层高的老房子。经过几分钟的步行,记者看到一间麻将室,里面摆了两张机麻桌子。

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正在麻将桌上酣战的人,都是这些天在车站旅客通道里要急需路费坐飞机赶火车向旅客要钱的“熟面孔”。此时,他们正有说有笑地分坐两桌打着麻将。临街的那桌机麻桌上,三女一男,每人面前放钱的格子里都放着厚厚一叠钱。其中,有提醒记者车站不安全的穿灰色西装的男子,此时他背向记者而坐,正在专心致志打麻将;有被儿子抛弃在车站的老妇人,依旧围着那根绿色围巾神采奕奕,不断催促旁人快点出牌,一把就输了80元。“算了,我和了,早知道就弯杠了,还多赢10元。”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和牌后,还一脸遗憾。

“多赢10元?你们打好大哦?自摸加不加?”面对记者的询问,和牌的妇女爽快地回答说,打10元起和、80元封顶,自摸不加。成都商报记者发现,在茶馆里玩麻将的当地居民玩的都是5元起和、20元封顶的档次,而这伙人打麻将的规格是10元起和,80元封顶,规格茶馆里最高的。另外,车站保安及工作人员说:“这伙人中干得比较长的,都已经在成都购买了房产。”

车站说法

我们没有执法权

也没办法驱赶他们

据金沙车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些骗子很猖狂,每天像上班一样,我们大多比较眼熟了。”一清洁工人也证实了他的说法,他说:“这些骗子天天都来,今天还有个女孩给了他们100元,大约有二三十个人。”多位旅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是10元、20元的路费救急,别人临时遇到困难,应该要帮助。”

成都商报记者决定表明身份和他们正面接触,但这伙人面对记者拔腿就跑,并称:“我没见过你”、“我是来乘车的”“我等人”。车站保安和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执法权,也没有办法进行驱赶,往往我们前脚走,他们后脚就又来了,如果干涉,还会招致这些人的报复,公司不允许有打架事件发生。”他们对这群人也很无奈,他们站在通道里,还影响公交车进站,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他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此现象进行整治。据工作人员估计,即便过年期间,这伙人也是耍几天就来“上班”,平均一天收入300元左右,玩10元的麻将不成问题。

警方回应

《治安处罚法》

尚无合适条例处罚他们

3月13日上午,青羊公安(微博)分局府南派出所民警前往金沙车站,将6名正在乞讨的成年人带回所上,进行身份核实,存档备案,口头教育。昨日是周末,考虑到旅客人数众多,派出所专程组织民警前往巡查。

“这种现象,我们长期都非常重视,也研究过种种对策。”该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伙人几乎全是安徽来蓉人员,他们衣冠楚楚,没有抱着小孩上街,也不强行索要,即便自称要10元、20元路费,事后也可以真正购买车票,按照《治安处罚法》,警方尚找不到合适的条例或理由,对其进行处罚。“这伙人中的每个人,我们都带回派出所询问备案过,教育他们自食其力。”

该负责人表示,为了防止这种现象,双休日都有民警在警务室坐班,长期组织民警前往车站做专门宣传。“我们曾经考虑把这些人的照片公布在车站,但又涉及侵犯对方人权。”如今,派出所将这伙人的照片和存档放在车站警务室,过往旅客可前往咨询。同时,警方希望市民提高警惕,防止善心被人利用。按照现行法律规定,金额达到了2000元才构成诈骗,触犯刑法。虽然这些人骗取的每笔金额都不大,但重要的是欺骗了人们的爱心,严重扰乱车站秩序,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